Zoom In  Zoom Out

遇見杭州——杭州24小時慢慢遊

 

  杭州是一座需要細細品味的城市,她時而優雅,時而驚豔,時而深沉,時而讓人有些莫名的感傷。這個城市不大,但在繁華都市與山水自然中,卻自有平衡,充滿魅力。即使不能長久停留,即使只有24個小時,也要找尋屬於你的那一份——遇見。 

子時(23:00-1:00)
到南山路柳浪聞鶯泡吧

 


  杭州的南山路,就好比上海的新天地,心如止水的表面下隱匿了多少繁華和蠢蠢欲動的綺麗。

  現在的南山路和10年前畢竟還是很兩樣了。這又像極了上海的衡山路。總有些煙花散盡的落寞,卻又固守著一座城市夜生活的靈魂。

  上世紀80年代,也就是在現在的PARK1999園林酒吧再往後一些的位置,是當時柳浪聞鶯最最有名氣的夜花園。春天開始,深秋結束,票價從2角到後來的5角,裏面有露天電影、越劇、京劇、評話、歌舞、曲藝、大象棋表演,甚至還有花展和燈會,一張票子你喜歡看啥就看啥。夜花園一直持續到80年代末,只要天晴的日子,每至黃昏,南山路上是從未有過的鬧猛,人流如潮,都朝著柳浪聞鶯夜花園去。

  如今,夜還是西湖邊的夜,PARK1999裏藏著各色各樣的小世界。仿佛已經佔領了世界的“九零後”,開始懷念青春。而不老的柳樹,在夜色中,和秋風喃喃私語。

醜-寅時(1:00-5:00)
在夜涼如水的法雲安縵修朝聖之心

 

 

  這就好像是茫茫凡塵中的一個隱喻。通往靈隱寺的路上,善男信女從四面八方趕來,面目模糊,只看見頭上鮮豔的線繩在細雨中閃耀。再深入,那些向菩薩祈求的喃喃聲驟然隱去,RE-SORT(度假區)赫然在目。白牆、青瓦、木窗格,翠竹、石橋、鵝卵石的路,那些叫做“錦畫”或是“禪雨”的房間,還有一間,叫做“清淡”。

  青磚地上,雖不見歷史,卻映襯心懷。花箋圖樣的牆紙,硬生生把人抓到了另一個時代。聽雨,望山,夜涼如水,卻聞遠處鐘聲,僧人依徑而過———喧鬧與靜謐,俗世與夢境,塵緣與隱居,仿佛就這麼一線之隔。有時對與錯,恩與債,愛與恨,生與死,毀滅與永恆也都是那無形的一線之隔。

卯時(5:00-7:00)
水上巴士遊運河,看內河風景和晨霧中的市民早生活

 


  陣陣款乃,依稀晨光。老杭州人的一天,就在運河邊開始了。這條自隋煬帝開鑿的運河,給杭州帶來了盛名與繁華,也鑄就了杭州“枕河人家”的市民文化。

  清早的水上巴士從晨霧中起錨,6條線路幾乎連通著杭州城的“毛細血管”,緩緩流淌的,不僅是河水,還有時光。就像那些膠片上的城市故事,那些人家,那些普通人家的女孩,還有那些醞釀了不少故事卻終究煙消雲散的過往。

  如果說西湖是杭州的臉面,那麼運河也許就是杭州的心臟。毛細血管裏的澎湃,化為一段段平常的人生,具有500年歷史的拱宸橋仍然在迎來送往,那個曾經讓你魂牽夢縈的姑娘,跨過你的夢,站在現實裏,而你卻仿佛回到了夢中。

辰時(7:00-9:00)
到西泠印社懷古

 


  孤山南麓一隅,西泠固址。遙想百年之前吳昌碩、李叔同、吳湖帆、豐子愷、黃賓虹齊聚於此:保存金石、研究印學,兼及書畫,何等風雅,何等超凡。

  如今入得社內,一汪秀美的蓮池,幾座逼真的假山,兩棵古老的松柏,各色花草樹木,幾座錯落有致的廳堂———儘管比起當年,多少會有些事過境遷的意味,但仍存有“一方印一朵梅花放,一滴墨一路書卷香”的閒情雅致。

  當流連于印社內的“中國印學博物館”及不遠處的華嚴經塔時,百年西泠風雲的滄桑也就盡在不言中了。

巳時(9:00-11:00)
漫步生態公園蘆葦蕩品讀“博物館”裏的杭幫菜
  

 


  玉皇山南麓,虎跑之東,錢塘江依北,南傍蓮花峰——被稱為小西溪的江洋畈——這是一個有著“前世今生”的生態公園。它的前身,是西湖淤泥疏浚的堆積場。堆曬了6年,在西湖淤泥裏沉睡了數百年的水生、陸生植物種子紛紛發芽,江洋畈變成了以垂柳、濕生植物為主的次生濕地。木質的棧道,通向濕地的深處,曲曲折折,在如此完美秋色的杭州城內,難得卻是意外的清淨。蘆葦蕩雖小,卻詩意盎然,池塘的倒影,驚鴻一瞥的飛鳥,驚起層層漣漪,慢慢地又靜了下來。此處值得一遊的還有“杭幫菜博物館”,這座精巧的博物館把杭幫菜的歷史故事逐一還原,幾多精緻幾多鮮,邊走邊看,邊就覺得肚子餓了。

午時(11:00-13:00)
游香積寺去勝利河美食街吃小吃

 

 

  勝利河美食街就像是一個大雜燴。一個“燴”字,就是把南來北往的各種滋味全都融在裏頭了。就不說川菜、西餐、新疆菜了,光是浙江的味道,就分成不知道多少家私人小館子,不少還是從原籍的老店開到這裏的分店。親媽或親姨媽紛紛上陣,帶來的都是獨一無二的體驗。

  千島湖的“鄉里鄉親”,吃的就是一口正宗魚頭的新鮮;香積寺和紹興路口的建國火鍋,用的就是老闆的名字,吃的是杭州人講究的原料砂鍋;青菁酒家,嘗的是象山人把象山海鮮開到整個長三角的野心,掛在象山的四條船前一天晚上抓到啥,第二天勝利河的店裏就賣啥;至於開了24年的樟樹底,老店開在320國道新安江路段,因門口一株大樟樹得名的建德老店,如今開在勝利河的這家分店掌勺的是老闆的親媽。

  俗世大俗,清者自清。不遠處的香積寺雖已經過戰火重建,但早在元代香積寺的原址尚在,每天即有千餘船隻往來交通,晚上燈燭通明。因是國內唯一供奉監齋菩薩“大聖緊那羅王”菩薩的寺廟,寺廟西側佈置了一條以素齋文化為主的文化商業街。

未時(13:00-15:00)
訪胡雪岩故居歎人世滄桑
  

 


  一段風雲變幻的歷史,一段盛極而衰的人生,總讓人想起那段歌詞:“塵緣如夢,幾番起伏總不平,到如今都成煙雲,情也成空,宛如揮手袖底風,幽幽一縷香,飄在深深舊夢中。”

  此地堪稱清末巨賈第一宅,兩座罕見的紅木宮轎昭示著這座豪宅主人胡雪岩商賈第一人的地位。 “傳家有道惟存厚,處世無奇但率真”。所謂“富不過三代”,胡雪岩連一代也沒有富到頭。當年故居內的芝園怪石嶙峋、巧奪天工,其中的假山為國內現存最大的人工溶洞;那迴旋的明廊暗弄、亭臺樓閣、庭院天井、峭壁假山、小橋流水、朱扉紫牖、精雕門樓,使人仿佛進入一個大大的迷宮;而百獅樓、鎖春院、怡夏院、洗秋院、融冬院、延碧堂、載福堂、和樂堂、清雅堂無處不奇;木雕、磚雕、石雕、堆塑、彩畫則無品不精;故居內還有董其昌、鄭板橋、唐伯虎、文征明等名家的書法石刻作品,均都昭示著主人盛極一時的風光景象。

  據傳當年造宅耗費50萬兩白銀,而裝飾建築收買文物等又耗費300萬兩白銀。可歎的是,1885年,煊赫榮顯一時的胡雪岩在窮困潦倒與憂懼中結束了傳奇的一生。1903年胡家無奈以區區10萬兩白銀將豪宅抵債給刑部尚書協辦大學士文煜,後又轉讓蔣家。斯人已去,其物猶存,真可謂,“繁華落盡,一身憔悴在風裏,回頭時無風也無雨,明月小樓,孤獨無人訴情衷,人間有我殘夢未醒”了。

申時(15:00-17:00)
依清淨永福寺喝一杯茶

 


  本應踏著春光來,誰料秋葉紛飛時。

  秋到杭州尋茶,少了春光乍泄時的暖,多了秋意闌珊時的雅。一泓好泉,一座好山,都是尋茶好去處,而依一座千年古刹,則又是慢遊杭州的一份境界。

  問過不少土生土長的杭州人,也並不知道比鄰靈隱寺之西,過了法雲古村,匿於石筍峰下便是千年古刹——永福寺。樸素的小道時而直時而曲,卻倒是更把永福寺的側影裁剪得玲瓏剔透。

  永福寺具有唐代的建築風格和江南園林的空間格局,一磚一瓦、一花一草都有佈局,據說2003年重修永福寺時,由深諳水墨之道的月真法師規劃和監建。這位月真法師20年前出家之前是學藝術的,水墨山水和書法練得頗具境界,再融入因循自然的空靈之氣,永福寺自然不同凡響。

  此地有4畝茶園林。每年清明前後,整個寺院都會為茶而忙。僧人紛紛去茶林採茶,將採摘好的新葉殺青、揉擰、乾燥。也有茶農會來幫著炒茶,製成上好的新茶。

  每逢秋至,福泉茶園內少了紛繁,平添幽靜,窗外滿眼山景,有的已經變了顏色,層層疊疊秋色凜然;屋內僧客團團圍坐,論禪議事。所謂的世外桃源,不過也就是如此。

酉時(17:00-19:00)
尋一處茅家埠黃昏的晚餐
  

 


  秋濃,思古,賞蘆。

  據《武林舊事》記載,“茅家埠”之名,源于明清時村口埠頭佈滿茅草,野趣橫生而得名,這裏也是著名“上香古道”的起點。舊時,香客到天竺拜佛,先在湖濱雇條小船,一直搖到茅家埠,泊船登岸,人們向西仰望,只見遠處天竺山雙峰削立,形同“天門”,知道佛國聖地就在眼前,香客便焚香祈禱。多數香客在茅家埠吃了素齋,沿著“上香古道”直奔天竺、靈隱。沿途寺庵、齋堂、商鋪鱗次櫛比,遊客絡繹不絕。到上世紀40年代後期,從湖濱到靈隱開通了公路,遊客改乘汽車前往靈隱寺,這條“上香古道”才漸漸沉寂。

  而也正因為七十多年的“不為人知”,當楊公堤距蘇堤、白堤之後逐漸進入人們視野之時,茅家埠的天然野趣驚豔了從西湖人潮中逃離出來的人們。尤其是尚有餘輝的黃昏,當最後一滴金色墜落湖中,拂面的晚霞忽然凋萎,只留下大都已散去的桂的余香——其實,什麼都沒有留下。

戌時(19:00-21:00)
穿越宋城了卻一段千古情

 


  據說這是一台被譽為世界三大秀之一的大型歌舞表演,另外兩台分別是拉斯維加斯的《Q秀》和法國巴黎的《紅磨坊》。

  如果說白天瞭解的是杭州的“這裏”和“那裏”,那麼《宋城千古情》讓人瞭解的則是杭州的“過去”和“現在”。從上溯至良渚時代的“文明之光”,到走向封建鼎盛時期南宋的“繁華盛世”,到波瀾壯闊抗金戰爭的“金戈鐵馬”,到白娘子許仙、梁山伯祝英台共同寫下的“西子傳說”,再到一杯茶一場夢的“魅力西湖”——宋城千古情講的既是一座城市的歷史,更是一方水土的靈魂。

亥時(21:00-23:00)
北山路看夜色中的婆娑樹影

 


  如果說漫步北山路看迷離燈光,莫若說漫步北山路看婆娑樹影。歷史味兒也好,民國范兒也好,依次走過,偶從夜色中透出清白色、灰色、綠灰色、磚紅色的圍牆,也許它們在白天是輪廓鮮明的,到了這夜,卻像是被羽化了似的,暈著搖曳的樹影,變得格外柔和。站在牆外的人,免不了想著籐椅、雕花牆紙、銅質吊燈,還有角落裏的留聲機,而那些若有若無的傳說,反倒在夜裏變得鮮活起來。

  秋水原是晚清上海灘的風塵女子,擅長鼓琴作曲,與史量才高山流水,視為知音。於是便成了二太太,並將所攜財物俱贈。由此史量才才購進《申報》、《新聞報》,一躍成了上海報業泰斗。可不久史又納了第三房太太,許是覺得辜負了秋水,於在在西湖邊建了別墅送她,並親手寫了“秋水山莊”四字。當秋水看到了山莊,所有的委曲和不平都付之西湖,後來便經常居於此。1934年,史量才在與秋水由杭州回上海的途中被特務暗殺。秋水獨自一人焚香誦經了此餘生。解放後收歸國有,成了新新飯店的分部。

上一篇:杭州有哪些博物館?

下一篇:年底起乘火車可以充電啦

旅遊顧問

閭靜嘉(Jane)

Email 我:   

關於我們 | 爲什麽選擇我們 | 我們的團隊 | 聯繫我們

Mainlandtour.com Ltd ©2008-2017

旅行社行政管理部門投訴電話:96118

辦公時間 : 週一至週五 9:00-17:30 (GMT+8)   電話 : (+86)571 8527 0586    傳真 : (+86)571 8527 9099   E-mail : info@mainlandtour.com

www.absolutechinatours.com | www.voyages-chine.com | www.viajarporchina.com | www.chinadelightours.com

Mainlandtour.com Ltd ©2008-2017 許可證編號: L-ZJ01353 | 旅行社行政管理部門投訴電話:96118